黑撒吉他谱 黑撒(Black Head)的吉他谱(六线谱,GTP谱,PDF谱,图片谱

西安两名30岁的年轻人组建陕西方言说唱乐队,队歌《秦始皇的口音》中唱道:我们的名字就叫做BLACKHEAD,翻译过来就是“黑撒”,啥叫个“克里吗擦”,十一秒答不出来就算“日塌”

■名词解释:“撒”应为“(sá)”,陕西人把头叫做“ sá”,是秦腔中的花脸

■方言歌曲:第一个问题先回答/啥叫个“克里吗擦”/十一秒答不出来就算“日塌”

一首韵味十足的歌曲最近在网络上颇为流行,西安网友带着喜悦把它推荐给各地朋友,一时备受追捧。用轻松幽默的陕西方言说唱陕西文化,听上去既亲切又好玩。两位30岁玩摇滚的西安小伙用这种新颖而另类的方式歌唱着“老陕”的生活,一改陕西方言“土气”的形象,要把“老祖宗秦始皇的口音发扬光大”。

一支“土著”乐队

BLACKHEAD是这支乐队的名字,汉语翻译也夹杂着陕西方言特色,叫做“黑SA”,“SA”读二声,陕西人把头叫做“SA”,而“黑SA”是秦腔戏曲角色中的“净”,就是花脸。不过,“黑撒”乐队成员可不是看上去吓人的“花脸”,而是两个相当温和的年轻人“夜晚的骑士”和“马蜂”,现实生活中分别叫曹石和王大治。

曹石、王大治是西安“土著”。两人都学工科出身,现在一个是西安一所高校的教师,一个是一家出版社的录音师。他们都很喜欢摇滚,一起做音乐七八年了。2003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两人用陕西方言创作了一首网络歌曲《练死小日本》,没想到大热。只是当时他们把声音做过处理,身边一些朋友都没听出来。

一般人或许以为玩摇滚的都愤世嫉俗,可曹石、王大治不是这样,他们觉得用歌曲表达生活,批判只是一小部分,更多的是展示现实,反思、热爱以及赞美。从2005年开始,他们陆续创作了十余首用陕西方言演唱的歌曲,融入蓝调、戏曲、爵士、摇滚、电子乐等丰富的音乐元素。身兼吉他手的曹石和键盘手的王大治,合作完成词曲创作、编曲以及后期的录音处理等制作环节。

一改“土气”面貌

用陕西方言来歌唱,曹石、王大治当然不是始作俑者,多年以前曾经流行的“西北风”、“信天游”其实就是如此,但这也给大家留下一种陕西方言很“土气”的惯性感觉。而“黑撒”的创作更多地体现着“老陕”独特的个性,幽默、豪爽,甚至不为人知的柔情,还有陕西的迷人文化,一改“土气”的面貌。网友评价说,听完他们的作品,你会发现,原来陕西话是这么动听和迷人,让你捧腹大笑、让你百听不厌,让你忍不住马上推荐给朋友。

作为“黑撒”乐队队歌的《秦始皇的口音》里,就幽默地考起了“陕西方言八级试题”;《陕西美食》赞美了数十个诱人的饮食文化小吃,让人听着浮想联翩;《都市碎戏》里直白地吼出“我爱这三秦大地,养育我,给我无穷乐趣”;《起的比鸡还早》自我解嘲式展现着都市人的生活压力,真实而犀利;《贫嘴高中生的幸福生活》也颇具现实主义色彩,貌似调侃,实则直刺应试教育的弊端;而《妄想狂的爱情歌曲》是一首纯粹的情歌,“想要拉着你的手和我一起逛逛小寨”,柔情似水,忧郁伤感,有人听了,问,这是“生冷蹭倔”的陕西人唱出来的吗?

网友流星雨说,语言魅力的展示,其实不受方言的约束,当配合以正确的音乐,陕西话也是优美无比的。这一点,“黑撒”给我们证明了。

一种文化形式

曹石、王大治说,秦始皇时,陕西话就是官方语言,想想那是一种何等威风的感觉。陕西省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、方言学家孙立新说,从汉代到唐代的这段历史时期,陕西方言一直是官话基础方言。由于陕西在周秦汉唐历史上的独特地位,奠定了陕西(关中)方言的历史地位,其辐射极其广泛,新疆、甘肃、山西晋南等地的方言都受其很大影响,近年学界十分重视陕西方言的研究。

用带有非物质文化遗产色彩的方言歌唱、传播文化,孙立新认为,这作为一种文化形式,是值得肯定的。国家推广普通话,并不是消灭方言。研究方言、使用方言,代表着文化的多样性。西安文史馆馆员、戏剧及秦腔研究专家阎敏学老先生表示,虽然还没听过“黑撒”乐队的方言演唱,但这种形式具有广泛的群众性。“黑撒”在网络上受到追捧,就是明证。

陕西方言不仅在现实生活中鲜活存在,近些年来,也被广泛运用在话剧、电视剧、小品艺术中。电视剧《西安虎家》热播,而《武林外传》中“额滴神呀”更是风靡全国,陕西也走出了诸多以方言见长的知名艺人。曹石、王大治此次又把摇滚与陕西方言结合在一起,真是好玩有趣又有意义。他们并不满足,又在创作陕西文化特色浓郁的方言歌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