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雷唱的阿刁是谁 赵雷唱的阿刁是谁


赵雷唱的阿刁是谁

导语:歌手gai退赛了,阿刁被张韶涵唱火了!可是原唱呢?阿刁真的是赵雷的姐姐吗?据悉,赵雷唱的是他姐姐,张韶涵唱的是她自己,那么,阿刁这个人真的存在吗?赵雷的粉丝根据歌词找到了那个女人,这个女人叫妮可。在赵雷好友大冰的《不许哭》里对妮可有着详细描写:妮可广东人,长得像蒙奇奇,蛮甜。她高级日语翻译出身,日语说得比普通话要流利,2000年初时背包独行西藏,

赵雷唱的阿刁是谁

赵雷唱的阿刁是谁

张韶涵演唱的《阿刁》充满感情,这首歌帮助张韶涵拿下了第二名的好成绩,节目结束后,《阿刁》成为了网络热搜关键词,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把目光转向原作者赵雷,相信很多人都很好奇赵雷歌中唱的阿刁是谁,一起看一下这首歌的故事吧。

《阿刁》这首歌是赵雷2016年12月21日发布的一首歌,谈起这首歌赵雷曾说歌词写的虽然是“阿刁”,但其实也是写的我自己。可以看出,阿刁倾注了赵雷很多心血。

那么,阿刁这个人真的存在吗?赵雷的粉丝根据歌词找到了那个女人,这个女人叫妮可。

在赵雷好友大冰的《不许哭》里对妮可有着详细描写:

妮可广东人,长得像蒙奇奇,蛮甜。她高级日语翻译出身,日语说得比普通话要流利,2000年初时背包独行西藏,而后定居拉萨当导游,专带外籍客团,同时在拉萨河畔的仙足岛开小客栈,同时在酒吧兼职会计。

赵雷叫赵雷,歌手,北京后海银锭桥畔来的。他年纪小,妮可疼他,发给他的被子比我和二彬子的要厚半寸,每天赵雷不起床她不开饭。

赵雷是回民,吃饭不方便,她每天端出来的盖饭都是素的,偶尔有点牛肉也都在赵雷碗里。

赵雷唱的阿刁是谁

赵雷和妮可不是恋人,赵雷喊她姐,在妮可面前他乖得很。赵雷有个姐姐嫁到了国外,那个姐姐对他很好,或许在妮可身上赵雷看见了姐姐的身影。

后来妮可谈朋友遇到个渣男很受打击,赵雷在阿刁最后一句写到“爱情是粒悲伤的种子”或许是指这个。

有网友猜测妮可还是赵雷另一首歌《南方姑娘》的主人公,但是不是,南方姑娘是他住一个院的邻居。

赵雷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,他的歌曲里面都饱含人生经历,2003年17岁的他在北京大街小巷当地下歌手,放弃学业。

赵雷唱的阿刁是谁

20岁一个人拿着一把吉他,离家徒步到了丽江和西藏等地方。然后偶遇到同样是民谣歌手的大冰,大冰在书中曾写过,赵雷要不是唱歌,估计就是大街上浪荡的小混混。

赵雷将自己的经历揉成一句句歌词,表达对生活的感受。而民谣的灵魂就是歌词。

他的的每一首歌记录的都是他的青春,他和每一个年轻人一样,在梦想,奋斗,挣扎,难过中长大。

虽然说着自己无法长大,却已然有了独当一面的成熟,用有故事的歌曲兑现自己的初心。

赵雷歌中有许多女人许多过往,虽然有些已经消失,但是对于赵雷来说都是很珍贵的财富。

阿刁是谁 赵雷《阿刁》故事是什么

赵雷唱的阿刁是谁

歌手2018正在热播,在第二期播出后知乎、豆瓣等讨论群众均将张韶涵的《阿刁》列为当晚的冠军单曲,因为张韶涵唱得不再是一首民谣、不再是一个空灵的女王,而是一个属于张韶涵自己才是有的“阿刁”,而这首《阿刁》的原唱是赵雷,那阿刁到底是谁呢?下面跟小编一起看看。

阿刁是谁 赵雷《阿刁》故事是什么

知名音乐博主耳帝给张韶涵这首歌的评价是:张韶涵《阿刁》,意外选歌,却与自身非常契合,编成世界风也是明智选择,因为张韶涵的声音清澈明亮,配上藏族女声吟唱,仿佛上一场的梦里花还没离去,在这一场又变身雪莲花。

赵雷唱的是他姐姐,张韶涵唱的是她自己,配合歌词里“狡猾的人有千百种笑,命运多舛,挥别了青春数不尽的车站”,想起张韶涵一路浮沉的经历,再加上最后猛然高亢爆发出来的高音,眼前瞬间复现出了曾经《寓言》影子,原来张韶涵还是那么倔强且未被磨平了棱角,听起来有着另一种动人。

阿刁是谁 赵雷《阿刁》故事是什么

阿刁是谁 赵雷《阿刁》故事是什么

不过在知乎上有位网友却说起了这样的一个故事,

那天晚上,雷子说,姐,我要给你写一首歌。十年后的今晚,我听到了这首歌《阿刁》。收在一张叫《无法长大》的专辑里。

当时我们喝着阿刁的朋友小蔡从泸沽湖带来的苏里玛酒,十斤装的塑是料酒壶已经剩不多了,小院的客厅里我们随意倒卧,天马行空的聊着 ,不知聊到什么,雷子从卧室里拿出吉他来,唱了一首张楚的《姐姐》,屋子里有两个姐姐,一个明月,一个阿刁。但我们都知道这话是要给阿刁写。雷子总是说,阿刁就是我的亲姐。

中间我给雷子写了一段歌词,大概是飘荡在外的人享受漂泊,又渴望港湾的矛盾心态。那就是丽江和西藏。艳遇发生的地方。

雷子抱着吉他,在试了几个旋律后,不大会,就基本完整的弹唱为一首忧伤的歌。关键是,雷子的旋律很符合我想表达的。

苏里玛酒又叫咣当酒,摩梭人自酿的高度酒,所以2小时后我正和阿刁聊着刘慈欣在三体中对纳米材料的了解,我就咣当的倒在了地板上,很惭愧的没有发生任何艳遇。

第二天,在一顿不成功的厨艺显摆后(豆瓣酱太咸,而在丽江,住客自购食材在客栈做饭共享不知道是不是从我们那时候开始),我们又回到人间小院。

天还没有黑,雷子已经神秘兮兮的准备出门了,临出门了,贼眼笑开的偷偷拉住我,哥,我知道你想泡我明月姐,我这有六个避孕套,要不给你留两个,我忍着点,用四个好了。我翻他一对白眼,滚吧,我要泡也泡阿刁。